图片/东方IC 网络 受访者提供

  来源/IT时报

  作者/IT时报记者 李蕴坤

  剧情总是如此相似,一家人原本过着平静安详的生活,而突如其来闯入的“恶霸”改变了一切。

  滴滴不是“恶霸”,但是业界巨擘。因为滴滴的进入,已经平静了很长时间的同城货运市场掀起了波澜。

  此前,经过一番博弈之后,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在同城货运市场占据了头部位置。现在随着滴滴的进入,毫无悬念地祭起“补贴+低价”大旗,这给货运司机带来更多选择,市场变局正在发生。

  据悉,目前滴滴货运在杭州、成都两城的日单量已突破2万单,接下来业务范围会扩展至北上广深等30个城市。

  一片森林里原来只有两只猎豹,如今来了一头雄狮,它们会如何划分领地呢?

  01    

  司机感叹“僧多粥少”

  你见过清晨六七点的郑州华南城吗?普通人也许没有,货车司机却习以为常。郑州华南城坐落于河南郑州市和新郑市之间,是集建材、五金、汽配、摩配、生产原辅材料等多种业务于一身的批发市场。停车位在这里是种奢侈品,街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客货车,车身上贴着货拉拉、快狗打车等同城货运平台的字样。一辆车开走了,下一辆便迅速“补位”。

  货拉拉司机罗宾(化名)习惯了每天6点就出发前往华南城抢单。据他了解,守候在华南城的货拉拉司机大约有500-600人。司机多、订单少,一个订单刚跳出来,很快就被3公里范围内的司机抢光,罗宾说,抢到一个订单不容易。

  罗宾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平台对司机几乎不设门槛,但要交1000元保证金和300元加盟费。作为疫情期间刚入行的新手司机,他平均每天能抢到2-3个订单。若不算平台的抽成、会员费以及油费等成本,那他的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。

  Fastdata极数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》显示,2019年12月的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月活司机数中,货拉拉28.4万排名第一,快狗打车8.6万位居第二。

图源/《2020年中国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》

  马太效应显现,头部平台上司机面临的竞争非常激烈,“你不接(订单)可以,大把的人会接,”罗宾说道。他有些羡慕杭州、成都的货运司机,因为觉得随着滴滴货运的进入,在平台之间竞争加剧的情况下,司机的日子会过得好一些。

  02    

  “砸钱”与“暗战”

  进入货运市场初期,滴滴同样延续了在乘用车市场的高补贴打法。

  以核心市场在线补贴为例,只要司机把车停在某个地区的范围内,即使不接单也有补贴可拿,有的司机甚至将此戏称为“吃低保”。对于货主来说,运输成本也降低不少,甚至一些货物短途运输只需1元。

  滴滴的补贴之举,也将货拉拉拉入“战局”。视频博主“大家好我是小胖”目前是杭州的一名货拉拉司机,他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自滴滴货运上线后,货拉拉就跟着推出了补贴。在司机端,每天完成两单可以获得20元、25元不等的完单奖励,再往上还会有追加奖励;在货主端,也有30元抵用券之类的优惠可用。

  另外,货拉拉在会员费上还进行了打折。货拉拉的会员制度分三档,以杭州为例,初级会员(249元/月)可免一单信息费,高级会员(529元/月)可免三单信息费,超级会员(749元/月)则完全不收信息费。“现在购买60天的高级会员和超级会员都会再赠送5天,以前这是没有的。”小胖说道。

  现在来看,同城货运车市场并未像当年网约车市场那样,各家平台疯狂砸钱抢市场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滴滴货运的补贴力度有所减弱,起步价也逐渐拉升至市场平均水平。“奖励一天比一天少,不过订单量确实比刚开始的时候多了不少。”在杭州从事滴滴货运的张成(化名)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。

  但是,市场中的“暗战”并未停止。张成表示,他经常在滴滴货运上会接到假单,刚抢到的订单随后就被对方取消。这一个月来,取消订单的数量约占到他已完成订单的四成,其中有1/3都是“假单”,这让张成感叹货运市场“水有些深”。

  另据媒体此前报道,一位成都的货拉拉司机想要跳槽到滴滴货运,在参加线下培训时,被货拉拉方面人员拍照,将车身上的货拉拉标识车贴换下后,这位司机被货拉拉平台封号。

  03    

  价格重要,服务更重要

  “没有货运平台的时候,手机上要存各种司机的电话。送一单货起步价就要200元,有时候等车还要等一两个小时。”杭州一位经营空调产品的货主表示,现在通过货运平台下单,货车20分钟就能赶到,运价也便宜了不少。

  对于滴滴货运进入市场,这位货主表示,这是好事,希望通过竞争进一步提升行业的服务水平。

  根据网经社《2019年度中国物流科技行业数据报告》,2019年同城货运交易规模13011亿元、运货量20.3万亿吨,交易规模和运货量较2018年分别增长7.79%和3.57%。从市场规模与货运量上来看,同城货运仍有较大的拓展空间。今年5月,滴滴宣布进军货运行业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蒙慧欣看来,滴滴货运在滴滴出行App内上线“货运”频道,起步上就已经拥有原始积累的用户群体,通过补贴、优惠券等方式吸引用户或货运司机,可以更快地切入并打开货运市场,提高其“曝光度”。

  快狗打车总裁何松也承认补贴对于打开局面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,不过他同时表示:“这个行业不是没有经历过补贴战,过去几年快狗打车和另几个头部玩家补贴的金额至少20个亿,但最后为什么都陆续停止了?补贴留不下用户。补贴不是看谁先发起,而是看谁来结束。最终,留住用户的是服务。”

admin 万搏体育官网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